最新消息:業務咨詢、廣告合作事宜,請聯系網貸在線客服QQ: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

多家大平台曝出風險事件 P2P呈現去泡沫化

網貸新聞 admin 10758浏覽 0評論

胡中彬 胡群

走過野蠻生長期的P2P行業正步入去泡沫化季節;初期被高速增長所掩蓋的問題也逐步顯露。

不隻是每月數十起小平台的倒閉,行業标杆的大平台也開始“涉險”。監管層也不淡定了。

知情人士透露,有關P2P監管辦法近期将會征求意見,涵蓋“準入門檻,資金使用透明度,強化托管質資、信息披露,外部擔保如何設置,平台不能自擔保”等内容。

一份名為《個體網絡借款業務監管管理暫行辦法(草案)》正在内部讨論。該草案需要平衡各種關系,會有一個征求意見的過程。監管層可能的大緻監管思路是,實施備案監管,拟設立行業自律組織;但目前尚無定論。

央行等監管層亦明确表示,監管政策即将出台,可以預見,利率定價将逐步理性化,投資人資金安全性進一步提高,數目衆多的網貸平台将面臨更加激烈的競争環境,優勝劣汰後的行業将逐步走向規範化、良性化發展。

大平台接連觸險

3月11日,一則“陸金所旗下平安國際商業保理被爆2.5億壞賬”出現在網上,并迅速在市場上發酵。而就在當晚,評級機構大公國際稱,陸金所目前存在平台實繳出資額發生較大變更,平台債項信息嚴重不對稱以及涉嫌關聯擔保的問題,将其列入“黑名單”。

上述壞賬的借款方是陝西金紫陽農業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而陸金所控制的平安國際商業保理(天津)有限公司,是2.5億元壞賬的貸款方。平安國際商業保理受讓了金紫陽集團2.5億的應收賬款,由于金紫陽公司無法按期償付,平安國際商業保理借出的錢出現了風險。

3月12日,陸金所僅僅隻是在網站上發布了一則簡短的公告,稱“該項目由第三方提供擔保,投資者權益完全不受影響,該項目與陸金所P2P業務無關”,但“詳情不便透露”。正是這一語焉不詳的回應并未平息外界議論,甚至使更多投資者對平安商業保理與陸金所P2P的關聯關系及業務模式産生疑問。

網貸之家創始人朱明春表示,雖然陸金所否認了與平安國際商業保理的資金關聯,但是此事件再次引發了大家對P2P行業信息披露上的監管思考,如果不能保證透明的信息披露,投資人的利益仍無法得到合理的保證。

據經濟觀察報了解,上述陸金所項目出現壞賬的消息最早是從另一家P2P平台處所釋放出的,并不排除陸金所受到了同行有針對性的爆料。但大公國際對其納入“黑名單”的評級則讓陸金所看到了事态并不如預期一般輕松。

直到3月16日,陸金所緊急召開媒體見面會應對。“這兩件事的發生讓陸金所承受一定壓力,很多投資者給客服打電話詢問情況,但大多數投資者還是相信陸金所的安全與可靠。”陸金所副總經理鄭錫貴公開表示。

“陸金所代表着目前網貸平台的最高水準,陸金所若失去公信力,網貸行業将痛失領頭羊。”一位北京的網貸平台負責人向經濟觀察報表示,當初大公國際将陸金所放于預警觀察名單中,引發了行業從業者集體嘲笑,而如今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其實,陸金所也并非最近唯一承壓的大型P2P平台。

深圳融資平台融資城是已運營六年、成交金額超百億元的P2P平台,其目前待收規模高達15億元,此前曾對外表示正在籌備赴美上市。融資城新聞發言人柯立新3月16日對外坦承,受累于房地産行業不景氣,其平台上有個别房地産信托項目融資包到期暫時無法收回貸款。

對于壞賬的起因,融資城方面表示,因合作的聚盛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無力收購問題資産,緻使融資城平台上的P2P業務“融資包”無法償還到期項目的本息。“無論從業務結構,還是風險控制模式來看,現在大多籌備上市的網貸平台都暫難達到上市條件。”一位已投資數家互聯網金融機構的PE人士說道。

銅闆街、金馬甲、紅嶺創投等平台也紛紛被曝“涉險”。3月11日,社交網站友秘傳出銅闆街背後的小貸公司美達小貸失聯,涉及資金1個多億。銅闆街當天發布公告稱,美達小貸當前于銅闆街發售産品餘額為5000萬元,文中提及的“一個多億”嚴重誇大,美達小貸并未發生傳言所述失聯情況,雙方仍舊保持聯系。

北金所旗下的金馬甲也在此時曝出違約事件,其平台高端商品交易中的“張弓度酒”回購項目在3月6日已經到期的情況下,遲遲不能償付,涉及金額3200餘萬元,投資者近百人。

紅嶺創投同樣身陷“壞賬”風波,也接連爆出兩個巨額壞賬,相繼出現廣州紙業1億逾期借款、方森海園林7000萬元借款風險。不過,紅嶺創投選擇由平台來兜底的方式解決。

據網貸之家及融360為經濟觀察報整理的近半年内交易量排名的企業中,紅嶺創投和陸金所分别居于首位和第二位,而居于前20位的盛融在線已經提現困難。

擔保可靠嗎?

借款無法收回、信息不透明、風險防控機制失效、關聯交易……這些曾發生在一系列跑路P2P身上的狀況正逐漸在大型平台身上顯現,盡管這些狀況目前僅是令大型平台們涉險,但難免不被市場解讀為行業風險的爆發征兆。

事實上,盡管此前未曾曝出過壞賬的消息,但據鄭錫貴披露,陸金所平台壞賬率綜合在5%-6%。但據經濟觀察報了解,這一壞賬率已是P2P行業中的較低水平。

“做金融就肯定是有壞賬的,在現實條件和P2P平台的業務模式、風控模式下,零壞賬率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北京一位P2P平台負責人直言。

融360分析師認為,自2013年網貸行業開始野蠻生長,資金蜂擁而至,當時是處于項目投資期,所以出問題的情況比較少,而現在已到了企業還款高峰,再加上個人借款逾期的累積,以及投資人提現集中等綜合因素,導緻平台兌付壓力極大,撐不過去就造成了大規模的提現困難。

但以上分析仍不足以反映問題的全部。梳理上述暴露風險的大平台的風控機制可以發現,陸金所、融資城、金馬甲等P2P平台上相關項目所出現的問題,或多或少都和項目的擔保方有着直接的關聯,亦即P2P平台上擔保機制并非百分之百有效。

受累于國内金融體制的不完備,普通人接觸到的理财産品有限,投資理念的不成熟,P2P平台都以提供本息擔保來吸引投資客戶,獨立的風控審核标準模式往往并不足以打動投資者,擔保模式反倒更受市場歡迎。但這一被視為安全保障最為重要的機制之一也随着主流P2P平台的涉險,缺陷和隐患暴露無遺。

目前,可以簡單的将國内的P2P平台的擔保模式分成兩類,一是由第三方擔保機構進行擔保或者通過回購承諾函的名義進行擔保;二是平台自身或關聯方進行擔保。通過第三方融資性擔保公司等機構進行合作,為投資者提供本息保障是較為主流的模式。

網貸之家首席研究員馬駿認為,第三方擔保模式的優勢在于業務量不受平台公司資金實力約束,業務量可以做得很大,但問題在于平台如何選擇和約束相應的合作夥伴、如何調和與合作夥伴的利益分配。“事實上,這些擔保公司的風險主要在于普遍性的超過法定杠杆率的違規擔保,而風險集中的後果就是不少擔保公司好行情賺了就分,壞行情虧了就跑,從近幾年看,融資性擔保公司跑路不比P2P平台跑路的情況少。”上述北京P2P平台負責人稱,第三方擔保公司聯合借款企業騙貸的案例也時有發生。

在原央行副行長吳曉靈看來,擔保公司的資本金本身就已成為制約P2P行業發展的因素。

而另一個業内幾乎都知曉的現實情況是,現在很多擔保公司不與多家P2P公司合作,一旦不止一家P2P平台出現風險,擔保公司可能沒有能力兜底,如此可能将形成連鎖反應,進而影響多個平台。

上述金馬甲的債務違約事件中,為融資方提供擔保的是第三方擔保公司中鴻聯合擔保,中鴻聯合擔保被疑現金流存在嚴重問題。而與中鴻聯合擔保合作的還有其他多家大型P2P平台,包括理财範、花果金融等。中鴻聯合擔保對外已經澄清相關質疑經營正常。

而除了第三方擔保,通過關聯主體提供擔保的模式更是備受诟病,其潛在風險尤為突出。融資城出現的風險便是其中一例。

融資城的擔保方名為聚盛資産管理有限公司,是融資城P2P業務“融資包”的合作方。兩公司的合作形式為:聚盛對“融資包”業務提供項目來源,并且在出現壞賬後,承擔不良資産的權益收購。然而,據投資者反映,融資城與聚盛股東都為深圳市聚寶盆資産管理有限公司。

“若要讓P2P平台回歸到信息中介平台的本質定位上,就一定需要打破剛性兌付的潛規則,P2P平台也不能夠再繼續大力推行‘本息保障’的模式,而隻有真正去擔保化才能使得P2P平台回歸本源。”上述北京P2P平台負責人坦言。但在當前的現實環境中,去擔保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陸金所從去年開始便公開宣稱将積極推進去擔保化,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并不明顯。

遭遇了兩次巨額壞賬的紅嶺創投兩次都最終選擇了以墊付的方式來補償投資者,這讓P2P行業清醒地認識到實質上讓平台真正去擔保化,投資者并不會買賬,這就如同信托剛性兌付一般,投資者在遭遇損失時,P2P平台依舊得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不然品牌影響力将受到沖擊。

風險頻頻發生,進而擔保模式遭遇質疑,針對網貸行業日漸增多的風險事件,監管層及市場都在着力降低風險。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18日召開的2015年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表示,今年和今後一段時期,人民銀行調查統計部門要建立完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統計監測體系。并明确表示,規範互聯網金融發展的相關意見最快上半年就可出台。

市場顯然比監管機構更有靈活性。國内的部分互聯網金融機構已和美國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費埃哲合作,旨在進一步識别風險,并進行風險定價而降低借款成本。

3月9日,費埃哲宣布正式推出埃哲信貸評分決策雲平台,宜信财富、有利網、搜易貸、陽光财險在内的11餘家信貸機構成為首批客戶,好貸網成為中國區唯一的戰略渠道合作夥伴。随後你我貸宣稱已采用費埃哲的風險管理技術作為其風險管理架構的工具。通常情況下,使用FICO的信用審批方案的組織申請審批量可以提升50%-100%,人工審閱量可以節省25%-50%,壞賬和拖欠可以減少15%-25%。

FICO中國區總裁陳建向經濟觀察報稱,FICO是客觀準确的評估消費者的風險,幫助貸款企業根據風險偏好獲得更為精确的風險定價,進而有可能降低借款者的潛在成本。

去泡沫的季節

曆經數年的野蠻生長、資本追捧,如今網貸行業似乎已行至下半場。銀監會創新監管部主任王岩岫不久前表示,随着有關部門監管思路及政策的逐步明确,整個互聯網金融,尤其是P2P行業的“拐點”即将來臨。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林采宜及其同事尹俊傑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稱,P2P金融去泡沫的季節即将開始,“2015年随着行業周期的風險積聚、爆發和監管政策的趨嚴,P2P網貸行業将出現明顯的洗牌和‘去泡沫化’。”

事實上,擺在P2P平台面前的,還并不僅擔保模式是否可行的問題,在實現了野蠻生長的跨越式發展後,P2P平台仍然存在諸多問題亟需面對。

林采宜認為,目前利率水平下,P2P網貸平台的商業模式不可持續。目前小微企業淨資産的利潤率普遍在5%~8%,而近半數P2P平台實際融資成本年率在20%以上,超過線下小貸公司和民間借貸的平均利率。

由于融資主體資信透明度低,引入擔保、收取高額擔保費和平台費成為P2P網貸平台控制風險的主要手段,融資者除了支付投資人的利息,還要支付給P2P平台借款服務費、分期服務費、期初服務費等平台費用以及各種擔保費用,由此造成綜合融資成本的大幅上升。而風險往往是和收益成正相關關系。

林采宜經過測算,以融資10000元、12個月為例,根據借款人信用等級高低和抵押或質押物的不同,在宜人貸、人人貸、陸金所三個平台綜合貸款利率的上限均超過25%,其中宜人貸融資成本的上限較高,對應的年化利率超過29%。其中平台費、擔保費等非息費用在總融資成本中占比為34%~70%。
由于缺乏準入門檻、行業标準和有效監管,部分P2P平台以資金池形式非法集資,高收益的“龐氏騙局”屢屢出現,而監管層正在不斷收緊的監管措施也将開啟P2P行業“消腫”的曆程。

有消息稱,上周銀監會普惠金融部首次召集各相關部門以及業内人士舉行閉門會議,并抛出了一份相對完整的P2P監管文件征求意見。這份文件一度讓業内不少平台感到“壓力山大”。

文件内容除了明确P2P平台注冊資本金達3000萬元的門檻外,還提出對P2P必須實行杠杆管理,有消息稱,監管層人士曾在現場提出拟設置10倍資金杠杆的限制,并禁止拆标等。盡管這些标準尚未被證實會出現在最終的監管政策中,但監管層逐步明确的監管思路和監管政策的呼之欲出無疑将使得P2P平台的運營更加規範。“這兩年将是P2P行業的高度整合期,是行業内殘酷競争的時期。未來三五年,P2P網貸會形成一個大的産業,它會以倒閉一大批平台、淘汰一大批團隊為代價換來這樣的一個格局。”翼龍貸董事長王思聰稱。

轉載請注明:P2P網貸在線 » 多家大平台曝出風險事件 P2P呈現去泡沫化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評論!